记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与时间赛跑

记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与时间赛跑

他身患“渐冻”绝症,妻子被感染隔离,却瞒着全院医护人员,率领600多名白衣卫士冲锋在前,与病魔争抢时间。他就是武汉最大的专科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1月31日,张定宇被湖北省委授予“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1月29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回到医院后马上换装投入工作。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的病人

2020年1月29日,大年初五晚上10时。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不要急不要急,在医院门口稍等,我马上安排人出来接。”“快些,要抓紧,病人的事一刻都等不得,越快越好!”不到1小时内,一瘸一拐的张定宇连接了8个来电。在疫情中坚守的30多天,他往往是凌晨2点刚躺下,4点就得爬起来,各种突发事件、电话,应接不暇。

自2019年12月29日转入首批7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以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在张定宇的带领下已在抗疫的烽火线上连续奋战一个多月了。这里是武汉最大的专科传染病医院,目前收治的全部为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危重患者。

浓眉,皮肤黝黑,风风火火。这是张定宇留给人的第一印象。“全院都晓得我脾气暴,嗓门大!”张定宇笑着说。

金银潭医院有600多名医护人员,“雷厉风行”是身边同事对张定宇评价最多的词语。

“性子急,是因为生命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张定宇沉默了一会儿,“我是一个渐冻症患者,双腿已经开始萎缩,全身慢慢都会失去知觉。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把重要的事情做完;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的病人。”

渐冻症是一种罕见的绝症,又称肌萎缩侧索硬化(ALS)。2017年,张定宇赴外地出差,被专家发现腿有异样。2018年10月,他被确诊为渐冻症。

“如果你的生命开始倒计时,就会拼了命去争分夺秒做一些事,不能因为你是个病人就退缩。”张定宇说。

身为共产党员,非常时期必须坚决顶上去

1月24日,除夕夜。晚8时许,张定宇接到武汉市卫健委的电话,解放军陆海空3支医疗队共450人,分别从上海、重庆、西安三地乘军机星夜驰援武汉医疗一线,于当晚11时左右抵达天河机场。其中,陆军军医大学150人医疗队将奔赴金银潭医院。

张定宇和团队大受鼓舞。他说,解放军来了,压力将减轻不少。

晚10时许,张定宇又接到电话,上海医疗队136名医护人员也将进驻金银潭医院,凌晨2时抵达。

安顿完医疗队住下,已是凌晨3点多。日历已悄然翻到1月25日,大年初一。

“腾空病区的两层楼面,搞好清洁消毒!”一大早,张定宇就开始为进驻医疗队调整空间布局。

1月26日下午1时,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成建制接管该院两个病区,经过3个多小时准备,20名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转入。下午2时,上海医疗队正式接手该院老病房,共两个病区约80张床位。截至晚11时,金银潭医院当天接收53名转诊患者,累计收治患者657人。

火线48小时,张定宇兵不解甲、马不停蹄。

“身为共产党员、医务工作者,非常时期、危急时刻,必须不忘初心、勇担使命,坚决顶上去!”张定宇告诉记者,全院240多名党员,没有一个人迟疑、退缩,全部挺在急难险重一线。

和很多担心病人的家属一样,他也只是个普通的丈夫

就在张定宇日夜扑在一线,为数百名重症患者转诊开启生命通道时,同为医务人员的妻子,却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在十几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里独自忍受着病痛,接受治疗和隔离。

提起与病毒争分夺秒的这些日子,眼前这位硬汉,忽然湿了眼眶。

“那天,我回去得很晚,跟妻子谈起院里病人的情况,说发病的时候会很喘。她说,我也觉得有些喘。”听到这话,张定宇埋怨妻子乱开玩笑。

张定宇的妻子在武汉第四医院工作,也在疫情防控一线。第二天,她悄悄去医院检查了淋巴细胞,很低。检测核酸,阳性。肺部CT显示,她已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随后入院。分身乏术的张定宇,有时忙得一连三四天都顾不上去看她一眼。

凌晨1点多的下班路上,想到妻子,张定宇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

“我很内疚,作为医生,连自己的家人也无法保护。我更害怕,怕她身体扛不过去,怕失去她。我们结婚28年了,和很多担心病人的家属一样,我也只是个普通的丈夫。”

好在,坎儿过去了。截至发稿时,张定宇欣喜地打来电话,他的妻子经过治疗已经痊愈。此外,张定宇还婉拒了北京某科技公司向他捐赠的100万元救助金。(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王鹏志 通讯员 唐晓安 喻荞)

责编:俞镜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uunikagetsu.com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